首页 >> 环境与健康 >> 环境污染分类 >> 无害化、资源化治理养殖污染 衢州 猪粪卖出猪肉价
无害化、资源化治理养殖污染 衢州 猪粪卖出猪肉价

 

 

    

      “原来一有死猪就填埋或扔掉,污染很严重。”浙江衢州市衢江区樟潭街道翔龙养殖场场主黄云龙说,“现在不一样了,打个电话给村里的信息员,信息员立马通知乡镇政府和病死猪无害化集中处理厂,会有专人上门收集和查验。”

 

  衢江区地处钱塘江上游,人口仅有40多万,生猪养殖规模却一度高达280万头。养殖产生的死猪、猪粪、臭气等,给生态环境带来了巨大破坏。当地干部群众“闻猪色变”,意见极大。

 

  “治水先治污,治污必治猪”。从2013年至今,衢江区对养猪污染先后进行了六轮整治,终于唤回绿水青山,许多河沟水质也由劣五类恢复到二类。

 

  一头生猪的排污量相当于一个小型造纸厂

 

  高密度、开放式、小散乱的散养模式,把养殖村和周边环境变成了重污染区。有专家指出,一头生猪的排污量相当于一个小型造纸厂。以衢江区峡川镇李泽村为例,过去全村472户中有187户养猪,年出栏生猪却高达上万头。

 

  “280多万头生猪对环境的压力,小小的衢江区无法承受。从环境容量上来说,生猪年饲养量减到36万头才是可以接受的。”国家科技支撑项目——集约化养殖环境控制技术集成示范课题负责人、同济大学环境与可持续发展学院教授杜欢政说。

 

  环境容量是标尺,治理养猪带来的污染,要从减量化开始。近年来,衢江区将生猪养殖场(户)从3.8万家削减至100家,并将剩余养殖场全部改造成治污设施完善的标准化养殖小区。

 

  在集中整治的攻坚阶段,当地展开拉网式大排查,敦促100家规模化养殖场进行环保改造,并全部纳入“智慧环保平台”的在线监控系统,实现全域化监管。

 

  一方面完善有奖举报制度,养殖户再也不敢随便扔死猪;一方面有偿回收死猪,让养猪户主动将死猪交来焚化,最后变为有机肥。黄云龙告诉记者,“去年,我缴纳生猪保险费2万元左右,获得赔付5万元,挺划算!”

 

  “无害化处理也要遵循社会和市场规律,衢江区将行政手段和市场手段相结合的做法,有创新,也具有借鉴意义。”浙江省长三角循环经济技术研究院副院长李勇说。

 

  资源化利用猪粪潜力大

 

  规模化、多元化、循环化,是衢州区对养殖业的新要求。首先是进行土地流转,形成小区规模养殖,以便于统一治污;其次是引导养殖业向多元化方向发展,当地96%的退养户实现了转产转业。

 

  循环化是治理的关键环节。“在减量化和无害化的基础上,我们的重点是和‘放心农业’相结合,推进猪粪便的资源化利用。”衢江区农业局副局长王美琴说。

 

  目前,衢州区100家专业养猪场都进行资源化利用改造,各猪场经过一定程度处理的猪粪便,被收集运送到区内的有机肥加工企业,转变成高附加值的有机肥,区政府则给购买和使用此类有机肥的农户,每吨提供200元补贴。


  生猪污染治理技术示范户、位于衢江区莲花镇的宁莲畜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秦唐勇认为:“循环农业,新技术的应用不可或缺。”

 

  秦唐勇用纳米膜将猪粪发酵产生的沼液进行过滤,经过浓缩并做成“营养素”,统一配送给当地农业园区的各个家庭农场、无土栽培工厂;干猪粪则发酵做成有机肥,卖给果蔬种植户;而过滤液变成了化学需氧量小于50的中水,用于猪圈清洗或种树种地。

 

  “过去处置猪粪,每年需要80万元至90万元,现在卖猪粪反赚100多万元。”秦唐勇说,“如果再进一步将猪粪做成的‘营养素’,针对细分市场进行销售,每年赚1000多万元不成问题,相当于猪粪卖出了猪肉价,将环境负债变成了盈利增长点,值得挖掘。”

 

 

 

 

 

 

文章来源:人民网环保

文章链接:http://env.people.com.cn/n1/2017/0327/c1010-29170154.html

 

 

 

 

 

 

 

 

下一篇:德国:垃圾分类,重立法更重执法(垃圾分类,国外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