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PECC发布 >> PECC动态 >> 环保公益组织发展阶段的4.0
环保公益组织发展阶段的4.0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社会领域结构正持续深入变化,经济领域中民营企业数量持续增长,社会领域中民间社会组织亦如此。进入21世纪,互联网、新能源、新材料和生物技术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形成巨大产业能力和市场,将使整个工业生产体系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推动一场新的工业革命,德国技术科学院(ACDTECH)等机构联合提出“第四代工业-Industry4.0”战略规划,“工业4.0”是以智能网络化创造为主导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指借助互联网和无线通信构建信息物理融合系统1


       由于受早期经济粗放式发展和企业粗放式排放影响,生态环境的治理充满压力,应社会技术和绿色经济发展的需求,环保组织应运而生,而我国环保组织在迅速发展和成长过程正在发生积极的转变。作为一直致力于环保公益组织近10年的从业者,总结一下我国以关注环境污染为议题的环保组织成长的路径,大致分为四步走的过程,即环保公益4.0,1.0干预化、2.0策略化、3.0信息化、4.0生态化。




01
 1.0 干预化,对抗方式下的早期特点


社会问题是社会高质量发展的必然产物,社会组织创立初衷是为了更好的解决社会出现的问题,采取用更有效的方法参与社会治理。由于我国环保公益组织发展较晚,目前还处于初期发展阶段,环境治理模式比较单一,公众采取解决环境问题的手段往往是直接干预化的手段。这一阶段解决问题的方式往往直接采取对立、对抗等简单粗暴,具有强制性的干预行为,这种行为无论是对社会的发展还是社会组织本身都会直接造成了不可预估的后果。如早期反对PX项目、垃圾焚烧项目、启东王子纸业等项目建设,是最具有代表性的邻避效应。


干预化的方式或许推动了部分社会环境问题获得处理,但无论是对项目建设本身还是环境干预者都带来了不可预见的高风险高成本的弊端,因此而引起国内诸多环保组织的热议和思考,由此推动了环保组织积极寻求自己的生态位和未来发展与创新的新起点。以发现问题目的是为了更好的解决问题为目标,由防御性的对抗走向融合性的合作,这是必然之路,也是唯一的选择,既符合环保组织的“帮忙不添乱,参与而不干预”的社会属性,也符合社会发展的共融性,更会容易达成社会共识。


02
2.0 策略化,初步实现多方合作共赢



由于环保公益组织在早期使用了干预化手段后,给部分环保组织工作开展与自身的发展带来困境,如何突破面临的困境,积极寻求更有效的解决环境治理方案是早期环保组织蜕变的具体表现。由此产生了以绿色供应链、绿色证券、信息公开、公众参与等为主导的策略化为代表的环保组织。


以IPE为代表的环保组织在探索绿色供应链,以品牌为核心推动在整个产业链的价值链中,促进各个环节的绿色发展逐级向上游延伸,实现与自然、与社会各相关方群体良性互动,达到短期利益和长期发展的统一,从摇篮到摇篮的过程,而不是从出生到死亡的过程,实现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我们发现,绿色供应链的工作方式经过多年实施来,推动如苹果、戴尔、C&A、 Levi's、思科、Inditex、阿迪达斯、Primark、H&M,华为等无数国际知名品牌进行供应链管理,效果显著,影响深远。


绿色江南在绿色证券领域,与证交所和证监会保持密切合作,以上市公司的环境信息披露规范证券市场的健康发展的机制倒逼企业污染减排。在绿色税收领域,绿色江南与全国各地税务部门开展合作,基于环保税收优惠政策杠杆机制鼓励企业健康可持续化发展。


与干预化相比,采用策略化的杠杆方式撬动了数以万计的企业在环境污染和风险得到治理和防范的同时,有效的避免了相互对抗对立的产生,既维护了多方利益,又实现了合作共赢的局面,并且有利于模式化产业化的形成,环保组织策略化的工作方式更便于有效推广。


03
3.0 信息化,互联网技术助力环境治理初现成效


       在环保组织开展相关策略化的工作中不断提炼与总结中,由于策略化的工作方式加速了工作标准的制定有利于质量的控制,在基于模式化有利于团队的合作上形成了规模化的功能扩充,环保组织慢慢发现策略化的工作方式已经不能满足自身业务发展的需求。受互联网信息化的快速发展影响,在生态环境部门在监测与监管和信息公开方面做出了大量的工作,为多方参与和公益环保升级发展提供了重要数据为基础的情况下,环保组织如何用创新的手段让环境数据信息日益透明化、可获取化、动态化、可视化、可应用化,让环境大数据在应用方面发挥作用实现生态环境的监督与治理,此阶段的信息化应用开始将环境治理从线下转变到线上。


       国内以IPE为代表的公益组织率先独家在环境大数据为基础上开发了以公众参与的APP,如“蔚蓝地图企业版APP”、“蔚蓝地图APP”,其中“蔚蓝地图APP”是一款充满无限生命力的公众参与环境治理的平台工具,该APP涵盖日污染指数预报、天气预报、水质地图、风向、污染源地图、黑臭水体在线举报、指尖环保随手拍等创新性功能。在信息化大数据时代实现了万物互联生态互联,真正实现了大环保、大联合的新格局。


       在环境大数据应用领域,绿色江南则基于“蔚蓝地图APP”的基础上通过重控污染源在线监督数据实施查询,运用各省市排污信息自动监测平台与“蔚蓝地图”APP工具有机结合和应用,实现了覆盖全国线上13567家重控污染企业的监督。该方式无需进行线下调研,大大节约了人工成本与时间成本,通过在线监测的环境数据分析与研究向在地生态环境部门进行友好提示与沟通,既解决了污染源监督缺位问题,又解决了生态环境部门人力资源短缺问题,直接有效的承担起环保公益组织与企业、环保政府部门之间的沟通桥梁。




04
4.0 生态化,生态环境服务的生态价值链


       回归到环保公益组织的本质是为了解决环境问题,助力环境治理的基础上。因此,我们发现提出环境问题固然重要,提供解决生态环境治理问题的方案才是重中之重。从理论上说,走出中国社会组织的角色困境主要是要在政府和社会公众对于社会组织的理想期待与社会组织自身的角色实践之间保持平衡,进而实现社会组织的良性发展2



       以生态环境服务价值链为例,IPE初步构建的蔚蓝生态链体系,完美契合了“环保公益4.0”的方向,以监督为驱动,以服务为赋能的方式,链接彼此,链接合作,链接服务,链接信任,这是社会未来发展需求的必然趋势。而最体现价值的是蔚蓝生态链注重在以生态驱动与生态赋能的核心中找到平衡点,以绿色供应链、绿色税收、绿色证券、公众参与、污染源监督以及信息公开等作为生态监督的驱动方式,以崭新的思路来提供解决方案解决生态环境治理中遇到的诸多问题,让生态链的每一位用户在每一次的参与和体验中都会获得与之匹配的价值。生态链上任何的功能和创新,都是体现环境价值和社会价值,这使蔚蓝生态链在对未来环境治理的作用拥有了无限的可能。



        随着经济体制发展与改革的不断深入,经济与社会正慢慢走向成熟,环保公益组织必将在环境治理中承担重要的角色和起到重要的作用。在生态环境治理需求的驱动下,涌现出了一批富有创造力的环保组织,他们用了最短的时间完成了从环保公益1.0到4.0的阶段,在这个过程中北京市企业家环保基金会和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对国内环保组织的能力提升和创新发展起到关键作用,在不同的群体和领域完美组合成为一个生态系统,意味着他们不仅内部之间信息共享、资源互补、自给自足,完成环保组织行业本身的健康发展,还和企业、政府、公众、市场无缝链接,承担起它们之间的桥梁和中介角色,推动企业、政府和社会的合作共赢,共建美丽中国!




资料参考

1.张曙. 工业4.0和智能制造[J]. 机械设计与制造工程, 2014(8):1-5.

2.文军. 中国社会组织发展的角色困境及其出路[J]. 江苏行政学院学报, 2012(01):59-63+69.








内容来源:绿色江南公众号








下一篇:多家环保组织参与完善河北省正面清单及绩效评级